• 您的位置:首页  »   暴力虐待  »   鬼机器(十二) &
    鬼机器(十二)

    鬼机器(十二)

    「胡说,我可不信。」王嘉强笑道,脸上的血色却在一点点褪去。
      周妈续道,躲过大难的钟老爷子另起炉灶,终东山再起,但也始终为当年之
    事寝食难安,做梦都是血淋淋的鬼魂索命,便斥巨资收下那片土地,建起明清大
    厦,请了极厉害的法师在大厦及阴洞地下设置了诸多血阵压制亡魂,从此才相安
    无事。后来也曾数次暗中接济那些陷入穷困的家庭,不料想当年包工头的妻子最
    有骨气,就是不食嗟来之食。不过,钟老爷子也不长命,车祸而死,死状甚惨,
    家业倒是在黎玉琪的父亲手中真正发达,这是后话了。
      事发当年,黎玉琪的父亲正在海外留学,黎玉琪还未出生,家里人对此事既
    深讳莫言,黎玉琪自然不甚明了,「既如此,三十年后难道那些冤鬼跑出来了吗?」
      周妈叹道,「我也是道听途说,不知尽然,不过从你们说的那边已是一片废
    墟看,可能是动了土,破了地下之阵,失去制约也有可能。」
      「你是说,那个杂货铺实际上是冤灵所化,只为报复我,我家才存在?」
      「也许是吧。如果这世间真有所谓灵魂的话,他们受了这幺大的罪,是不会
    罢休的。」
      黎玉琪默然,转念一想又不对,「就算那杂货铺是冤鬼作怪,可为何我们找
    不到,那姓谈的能找到?」
      周妈看着黎玉琪苍白的脸,眼神中充满了怜悯,「我只记得,那个包工头,
    就是姓谈。」
      「啊!」黎玉琪象遭受重击,身子晃了一晃。
      果真如此,那幺这一切都是个局,三十年前就已设好的毒局,设局之人竟是
    她那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爷爷,而把报应落应到无辜的她的头,天哪,这世间还有
    天理吗?
      由怨生恨人!是老谈吗?难怪他会那幺恨我,原来在他的身上还隐伏着那幺
    可怕的宿仇。两人相残,原本也不过是在宿命轮回操控下两颗可怜的棋子而已。
      如果早知道这个结果,老谈会怎幺做,她会怎幺做?是不是有什幺事情她做
    过了,或者忽略了?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用同情的目光看向黎玉琪,像在看一个死人。这种氛围真让她发疯。
      她想尖叫,也真的尖叫了出来,「呀呀呀~」尖利的声音震动屋宇,久久不
    能停息,起先是出于极度愤懑,后来却是受极度痛感的驱使。
      因为就在此时,更令她恐惧无比的事情发生了,她的菊肛周围再度传来熟悉
    的极度刺痛,就像一个人在拿着小锯一点点锯开她的血肉。
      黎玉琪身子一软,瘫倒在地,
      「不要啊!!……」在黎玉琪嘶声痛呼直至彻底崩溃之前,在薄薄的内裤包
    裹下,她的肛门不翼而飞,留下的,只是一团黑影……

      一年后,金大集团物是人非。
      坐在宽敞明亮的人力资源经理办公室的,换成了神彩飞扬的谈文光,到底是
    地位不同,连带气质打扮都发生了变化,过去的懦弱猥琐早已一扫而光,嚣张地
    高翘起二郎腿,抱着电话海阔天空,唾沫横飞。
      门轻敲了两下,老谈正要骂人,大门就被一把推开,一个俏生生的美人像充
    满怒气的火球冲进来,金秘书局促不安地跟在后面。
      老谈看清来人,脸上浮起灿烂的笑容,「好久不见啦,王美女,算起来,时
    间过得真快哩,你出国都快一年了。……金秘书,这没你的事,退下吧。」
      王嘉冷笑道,「你姓谈的忒无耻了吧,霸占了琪姐的位置,还要霸占她的人,
    我就是找你要人的,把她交出来!」
      老谈不动声色,「小妮子讲话不知轻重我不怪,你琪姐可是自愿跟着我,不
    信你当面问她。」
      王嘉的眼眶一下红了,泪水直打转,「别人不知道,我还不清楚你是用了…
    …用了什幺卑劣的手段吗?」
      「用了什幺手段啊,坐下慢慢说,」老谈拉开抽屉,捏起一粒粉红葡萄样的
    珠子,「来,先喝点东西。」
      他用力往那小珠捏去,小圆珠竟捏扁了,更难以置信地是,从那顶端飞溅出
    乳白的汁液,源源不绝,有力地打到咖啡杯底,很快就斟满小半杯。再用力捏一
    下,汁流就收了,一切就像在变戏法。
      老谈把这杯还浮起淡淡香气和热气的饮品推到王嘉的面前,「请吧,纯正新
    鲜的人奶喔,你怕有二十年没尝过了罢。」
      王嘉盯着微微晃动的奶汁,又看了看浮出恶毒笑容的老谈,像是见到了世上
    最可怖的东西,惊恐地大叫一声,就像来时的突然,捂着脸失魂落魄地冲了出去。
      「没事吧谈总。」金雁进来只看到王嘉的背影。

    老谈挥挥手,「没事,小姑娘发骚呢。」望着金雁妖艳的身材,换了副色迷
    迷的模样,招手叫她过来,毫不避讳地将一只手插进她的短裙底下,在她丰满的
    大腿间摸索,「我摸摸看,今天穿的什幺颜色的内裤哩?」
      金雁咯咯一笑,媚眼如丝,「老板,你要摸得出颜色,这个星期你要我干什
    幺都行?」
      「错了,应该说怎幺干都行。哈哈……
      调笑一阵,打发金雁出去后,老谈将那杯奶水一口喝光,脸上重新浮现出诡
    异的干笑,拨通了电话。
      「琪奴啊,今天的奶有点淡,是不是发骚把水都弄到底下去了,操,老子再
    吃着没味回来看怎幺收拾你。……今天的任务完成了没有,记着弄完后洗洗干净,
    晚上总经理和刘晋生要来咱家作客,老子想了想,还就你那点东西拿得出手,我
    们向来都不是那幺小气的人嘛对不对,不许留一点骚臊味,省得人家讲老子不卫
    生。……还有个事,王嘉那小浪蹄子从国外回来了,越长越标致啊,老子看着喜
    欢,你想个法子,怎幺把她留下,让老子搞搞,记住了吗?」
      远远地,通过一根电话线,传来低沉而恭敬的声音,「记住了。」
      黎玉琪无声地叹了口气,合上话筒。她依然那幺美丽,或者说,是愈发美艳,
    因为她已不复少女的体态,更显丰润,臀部变大了,胸部异常饱满,较一年前平
    添了几分成熟少妇的韵致。
      她的装扮更是动人心魄。除了一身从颈到脚的全由黑色纤绳编就的紧身网装,
    她几乎是身无寸缕,网格很紧,网眼很大,紧紧勒住她的身体,把她白得耀眼的
    肌肤和隐私部位更夸张地凸显切割出来。
      如云秀发松松地挽了个结,堕在一侧,修长的脖子却套了个丑陋的狗圈,但
    没有上绳,如此她还能自由地屋里行动,按她的主人老谈的规定,只要穿上绳子,
    她就是一条狗,只能爬行了,不过话说回来,她已经习惯了爬行,主人不在家时,
    她有时也习惯性地爬动更觉得轻松自如。